当前位置:正文

欲借IPO解现金流“燃眉之急”?千年舟新建产能盈利尚需时日

发布日期:2022-06-22 03:00    点击次数:103

欲借IPO解现金流“燃眉之急”?千年舟新建产能盈利尚需时日

  由于自有工厂均引进自动化生产线,投资金额较大,千年舟主要通过银行借款、融资租赁等债务融资方式筹集资金,导致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率较高 《投资时报》研究员 董琳

  进入2022年,泛家居圈上市潮依旧火热。

  日前,千年舟新材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千年舟)向深市主板递交了招股书,拟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刺。

  招股书显示,千年舟是一家以多品类中高端板材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装饰材料企业,致力于向终端消费者提供绿色、环保、高品质的装饰板材及其配套产品。

  此次IPO,该公司拟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5065.2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计划募集资金7.09亿元。其中3亿元用于年产40万立方米高端家具板项目、0.77亿元用于低碳建材(木竹)研发中心建设项目、0.72亿元用于信息化改造项目、剩余2.6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

  业绩方面,2019年至2021年(下称报告期),千年舟营业收入分别为19.79亿元、22.19亿元、29.69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0.9亿元、0.78亿元、1.1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尽管千年舟营收连年增长,但自有工厂投资建设在帮助公司完成在先进产能战略布局的同时,也对公司报告期内的毛利率、资产负债率等多项财务指标产生了一定影响。若短期内该等工厂的盈利情况未有改善,将对其整体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针对上述情况,《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千年舟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公司回复。

  新建产能盈利尚需时日

  招股书显示,千年舟主要产品包括多层板、刨花板、OSB、LSB等基础板材,以及生态木工板等生态板材和五金等配套产品,同时向下游延伸出了定制家居产品。

  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包括产品销售收入与品牌综合服务费收入两大类。其中产品销售是公司将自主生产与OEM生产的产品通过直销和经销两种模式销售给下游客户。报告期内,该公司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5.76亿元、18.18亿元、24.26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90%以上。

  品牌综合服务费业务则是在以公司为主导的板材供应体系中,向经销商、板材生产企业、三聚氰胺纸张厂商等提供服务并收取的品牌综合服务费。报告期内,千年舟品牌综合服务费的收入分别为1.8亿元、1.83亿元、2.5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7%、8.28%和8.57%。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千年舟OSB、刨花板的毛利率较低。报告期各期,该公司板材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0.86%、8.45%、8.60%,这也拉低了其板材产品整体销售毛利率水平。同期,千年舟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9.80%、17.54%和17.71%,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的销售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23.24%、22.15%、18.14%。

  对此,千年舟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刨花板、OSB毛利率变化与公司自有产能的投产节奏密切相关。近几年,公司为适应下游消费市场变化,成立了日照澳思柏恩、郯城澳思柏恩等生产性子公司。由于产线投入金额较大、自动化程度较高,产线达到稳定生产状态、产能达产需要时间,公司自产OSB、刨花板的毛利率呈现出投产初期较低,而后逐步提升的趋势。

  报告期内,相对较低的毛利率水平导致千年舟刨花板生产主体日照澳思柏恩、OSB生产主体郯城澳思柏恩均产生了一定亏损。其中,2019年和2020年,日照澳思柏恩亏损金额分别为1396.27万元、85.86万元,郯城澳思柏恩亏损金额分别为1655.28万元、4460.56万元,对该公司整体盈利水平产生了一定影响。

  该公司表示,目前上述子公司盈利水平及其变化趋势与行业自动化工厂的盈利情况相近,呈现出投产后亏损逐步收窄的向好趋势。其中,日照澳思柏恩2021年已扭亏为盈,实现盈利1058.37万元,郯城澳思柏恩也大幅减亏,2021年亏损金额减少至1154.74万元。另外,公司子公司江苏澳思柏恩的OSB、LSB新产能正在建设过程中。

  千年舟与同业可比公司销售毛利率对比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曾签对赌协议

  根据招股书,千年舟成立于1999年,于2020年7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04年至2020年期间,该公司历经了5次股权转让和10次增资。

  从股权结构来看,千年舟的实控人为陆铜华和陆善斌,二人为父子关系,合计控制公司86.38%的股份。此次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二人通过铜华投资控制公司56.27%股份,陆善斌直接持有8.14%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该公司增资时,实际控制人陆铜华、陆善斌与投资机构永瑞投资、复恒投资及思美投资签署了《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协议内容包括对2018年、2019年、2020年的业绩进行约定,若实际未完成对应业绩,则千年舟实控人将以股权或者现金形式进行赔付;同时,双方对上市时间进行了约定,若未完成,则千年舟实控人将进行股份回购;永瑞投资、思美投资及复恒投资享受优先认购权、随售权等。

  截至该公司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实控人与思美投资、复恒投资签署的特殊协议或安排均已完全、有效终止;但实控人与永瑞投资签署的特殊协议或安排中,除与股份回购请求权相关的条款之外的其他条款均不可撤销的终止,股份回购权目前已处于终止状态。这也意味着未来如该公司上市失败,将触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收购永瑞投资所持公司股权的义务。

  偿债能力较弱

  另外,由于自有工厂均引进自动化生产线,投资金额较大,千年舟主要通过银行借款、融资租赁等债务融资方式筹集资金,导致报告期内该公司财务费用率较高。

  报告期各期末,该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2.20亿元、2.74亿元、4.17亿元;财务费用分别为2332.88万元3076.66万元、3051.93万元,三年合计8461.47万元,而其归母净利润三年合计也仅为2.84亿元,也就是说,三年下来,其财务费用占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已接近三成。

  其中,利息支出是千年舟财务费用中最大的部分,分别为2304.56万元、3067.62万元、3049.13万元。这导致该公司的财务费用率分别为1.18%和1.39%、1.03%,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0.41%与0.28%、-0.21%。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千年舟偿债能力总体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0.74、0.7、0.57;速动比率分别0.53、0.47、0.35,均低于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在此期间同行业可比公司流动比率的平均值分别为2.62、2.02、1.84;速动比率分别为1.49、1.31、1.17。

  并且,报告期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60%以上,分别为67.99%、62.24%、65.44%,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34.69%、40.18%、42%,其资产负债率要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平均值20%以上。

  千年舟对此回应称,主要是由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已上市,资产结构得以改善,偿债能力大幅提升,而公司主要依赖银行贷款及票据贴现等方式融资。

  千年舟主要偿债能力指标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乐鱼财经APP

责任编辑:彭佳兵





Powered by 乐鱼APP|官网下载入口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正规买球app十佳排行 版权所有